坐月期间揭夫带小三过夜‧少妇反遭诬赖偷汉

282人参与 |来源: |时间:2020-06-27
坐月期间揭夫带小三过夜‧少妇反遭诬赖偷汉(吉隆坡25日讯)一名少妇申诉,丈夫偷腥导致婚变,却反过来诬赖她在外偷汉子,而怀上“野种”。过去半年,丈夫对怀孕的她不理不睬,还趁她在娘家坐月期间,带越南籍“小三”回家过夜,在亲眼目睹两人衣衫不整地睡在双人床上,还指自己为了该女子而想要放弃她,亦不想再扛这个家,令她顿时心碎。刚于6月20日诞下幼女的张景雪(31岁)指出,她是在去年5月发现,从事电脑及零件维修业的34岁丈夫柳程瀚与一名越南籍女生非常要好,两人经常互传亲蜜简讯,各称“亲爱的老公、老婆”,丈夫甚至替对方买机票返越南。夫曾答应会分手她说,丈夫在婚外情被识破后,虽答应会与该名女子分手,却一再让她发现两人其实还有联繫,除了买机票、买名牌给“小三”,丈夫也经常夜出至凌晨4或5点才回家。张景雪週四在民主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张菲倩的安排下召开记者会,声泪俱下地哭诉被丈夫背叛的经过。她声称,两人目前育有一名5岁的女儿,为了挽回丈夫的心,她选择再度怀孕,因为丈夫告诉她,只要有了孩子,他就会全心全意地爱这个家。她在10月成功受孕,却同时让她在丈夫的车上发现一张酒店房卡,她知道两人关係非浅,足以破坏其家庭生活。“我跟他谈判,他也承认有女人,还要跟我离婚,甚至反过来说我在外面也一样有男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我很心痛。”她披露,丈夫自12月开始,一直逼她签字离婚及卖掉两人联名的房子,已怀孕的她为躲过丈夫的离婚纠缠,她早上都会在娘家,一直晚上9点多,才带长女回家,然后一直躲在另一间房,不敢与丈夫有任何接触。“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不再给家用,孩子的生活费、学费、奶粉钱,他全都不理,因为要生孩子,要花钱坐月,我被逼拿出保险金,解决金钱上的问题。他说,他不想再扛这个家,想放弃我,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张景雪指出,由于担心临盆时,无人照顾,她在6月19日带着长女返娘家,隔日即诞下幼女。7月2日清晨,她独自返家,打算收拾衣物回娘家坐月,却让她看见只穿着内裤的丈夫,与该名女子睡在她床上。她形容,她的心在那一刻,已碎得变成灰。拍下夫通姦画面张景雪声称,亲眼看见丈夫与另一个女人衣衫不整地躺床上,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惟当时她觉得必须留下两人通姦的证据,因此随手拿起丈夫放在桌上的相机,拍下这一幕。相机的闪光灯惊醒了睡梦中的两人,她说,丈夫想抢走相机,她立刻冲出门外,跑回娘家。“我真的没想到,我才离开家,他就带那个女人回来过夜。”据她了解,这名越南籍女生是一间酒廊公关,持旅游签证到马,所以每隔3个月就必须返越南,然后再入境大马。张景雪较后也到警局备案,指责丈夫与女子通姦。夫拒付赡养费不要2女儿张景雪披露,她愿意与丈夫离婚,但两人在赡养费及生活费的争议上出现分歧。她说,丈夫直言不要这个家,也不要两名女儿,不愿付任何赡养费,铁了心肠就是不要再为这个家负任何责任。“孩子出世时,我有通知他,但他却不愿来看孩子,孩子在出世7天后因生病入加护病房,他没有过来。”她声称,当丈夫知道腹中孩子是女生时,他反应很大,之后就不再理睬她们及执意离婚。被夫指责“蛀米虫"没贡献张景雪说,她与丈夫相恋时,两人曾在争执时发生肢体冲突,家人认为男方性格有问题,极力阻止两人来往,但张景雪却以相爱为由,再加上已经怀孕,两人最后在2008年结婚,组织家庭。她指出,她原本是名补习老师,婚后把孩子交给母亲照顾,晚上再把孩子接回家,但丈夫却埋怨没有家庭温暖,回到家看不到孩子,老婆也不煮饭,而要求她辞掉工作,当个全职家庭主妇。“我辞掉工作后,就自己照顾孩子,然后替他打理公司的帐目,晚上就在家兼职当补习老师。”她称,两人婚后的感情还算不错,但偶尔吵架时,丈夫都会说出很难听的话,说她是家里的“蛀米虫”,没有贡献。张景雪澄清,她一直都有兼职,任何与孩子相关的费用及公寓管理费都是她支出,丈夫只是负责供屋及付水电费,偶尔也只是给她100令吉或几十令吉的家用。“我与越女只是朋友"夫:做床上戏说服离婚张景雪的丈夫柳程瀚澄清,他与该名越南籍女子只是朋友关係,被张景雪识破两人同睡一张床,包括之前的亲密简讯及通话等,其实都是他精心设计的戏码,目的就是要说服张景雪离婚。他说,他当时不知道,原来可以单方面提出离婚,而花了一年的时间铺成婚外情的假相。至于赡养费的问题,他说,并非他不愿给,而是张景雪“狮子开大口”,向他讨取每月3000令吉的赡养费,他每月平均收入4000令吉,根本无法负担。因此,他赞成将一切交予法庭去作最后决定。曾为香烟闹上警局柳程瀚週四接受《》电访时声称,他与张景雪相识15年,两人在结婚,婚后不久,两人却因为一包香烟的问题而起争执,甚至闹上警局,让他莫名被警方扣留两天。“我只是忘了将口袋里的香烟拿出来,就丢进洗衣机,结果整桶的衣服都是烟草,她很生气,还一直用籐鞭鞭我,我在反抗时,她自己跌倒,我的弟弟及弟媳都有在场,也有闭录电视为证但她却跑去报案,害我被警方扣留两天。”他称,他之后无罪获释,但张景雪仍心有不甘而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投诉,让他对她失去爱意。“但看着女儿一天一天长大,我很捨不得,所以继续留在家里,我曾两年没有跟她说话,但最后就是因为孩子,所以在2011年才决定再跟她重新开始。”不过,他指出,张景雪为人尖酸刻薄,再加上生意週转不灵,他看清妻子其实是个可以同甘但不能共苦的人,因此决定做一场戏,好让自己可以顺利离开这个家,还自己自由。对于被指责不去探望新生的女儿,他说,他是担心自己再也离不开,所以决定狠下心肠不去想,待离婚后,再设法重新照顾两名女儿。张菲倩:有权追讨赡养费张菲倩也是执业律师,她声称,张景雪有权向丈夫追讨她及孩子的赡养费,而她将协助后者到法庭处理离婚手续,包括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她说,未满7岁的孩子,抚养权一般都归母亲。她指出,当张景雪到服务中心求助时,她及投诉局主任梁顺鑫曾邀请其丈夫到服务中心商议离婚及赡养费的问题,后者起初不愿支付任何费用,最后才表明愿意给每名孩子每月500令吉赡养费,但却不愿支付妻子任何生活费。“张景雪在婚后没有工作,也没有储蓄,后来依赖保险金生活,我们会协助她重新踏入社会,找工作养家。”张菲倩认为,女性一定要独立及拥有经济能力,生活一旦发生突变时,亦能应付。她声称,服务中心在过去两週内共接获3宗类似案件,其中两宗是有外籍女子介入婚姻导致婚变,另外一宗则是本地男子不满外籍新娘带走家里的钱离家出走,而希望与对方离婚。她希望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可以关注外籍女子来我国的目的,并且通过修改法令来制裁破坏他人家庭幸福的“小三”。‧报导:张欣薇‧2013.07.25
上一篇:
下一篇: